關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
                  牛彈琴 11-24

                  德國總理回國后,感慨自己心靈受到極大震撼

                  資料圖

                  多出去走走看看,總不是一件壞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反正,德國總理朔爾茨最近的亞洲之行,給他心靈以巨大的震撼。他訪問了中國,后來又去了越南和新加坡,還去印尼參加了 G20 峰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回國后,在 11 月 21 日的《南德意志報》主辦的經濟論壇上,朔爾茨向大家分享了自己最近亞洲之行的心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看相關媒體的報道,除了烏克蘭危機的反思外,大概還有三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1,感慨西方的好日子一去不復返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朔爾茨說,歐洲和北美國家能夠享受世界上最好經濟—— " 穩定的增長、低通脹和高就業率 " 的美好時光已經一去不復返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2,感嘆世界正發生根本性變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尤其在訪問越南和新加坡后,朔爾茨感嘆,世界正在日益多極化并發生根本性的結構重組。幾十年前,越南和印尼等國家一直為歐洲和北美市場生產廉價商品;現在,世界擁有購買力的中產階層增長了 10 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3,警告必須對 " 去全球化 " 說不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朔爾茨說," 去全球化是一條危險的錯誤道路 ",德國經濟必須 " 不懼怕與多極世界相關的變化,而是做出相反的反應 "。他表示,德國企業通常 " 對全球經濟動蕩做出更快的反應,并利用多元化和轉型的機會 "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相信,朔爾茨的感嘆是真誠的,尤其是他去了新加坡和越南。

                  曾幾何時,西方人誰看得起越南、新加坡和印尼,因為在他們的印象和宣傳中,這些國家都是落后、貧窮的代名詞,西方人去那里,更多是消遣,是去施舍,是去援助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朔爾茨親眼看到了這些亞洲國家的活力。別忘了,印尼有 2.7 億人口,越南有 9800 萬人口,都比德國還要多。這兩個國家雖然現在還遠比不上德國,但經濟發展迅速,呈現出勃勃的生機。

                  更別提新加坡,新加坡現在的經濟活力和生活水平,已經讓很多西方國家都感到羨慕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也不用提中國。這一次朔爾茨亞洲之行的第一站,就是中國,可能有疫情的多重考慮,他就到訪了北京。但他的前任默克爾,每年一定要訪華一次,一定要去兩個地方,一個是北京,另一個是其他中國城市,南京、成都、沈陽、合肥、深圳、武漢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為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就是要走走看看,親自感受一下中國大地的巨大變化。所以,我們也看到,默克爾對華政策的一貫和老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這一點看,朔爾茨確實也在努力向默克爾看齊。他頂住了壓力,成為二十大后第一個到訪中國的西方領導人。他帶了一個超豪華企業家天團,明確表示,德國不想和中國 " 脫鉤 "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成果也自然豐碩。經貿領域就不多講了。朔爾茨自己就說,中國領導人和他都明確宣布,這場沖突中不可使用核武器,這是他此次訪華行程中 " 最大的收獲 "," 單憑這一點,這趟旅行就是值得的。"

                  朔爾茨的感嘆,我總覺得,這也是西方有識之士在認真反思。確實也到了必須反思的時候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最后,粗淺三點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一,西方不是全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過去,西方總認為自己就是全世界,總喜歡以俯視心態看待東方。哪怕現在的卡塔爾世界杯,仍是各種挑剔甚至雞蛋里找骨頭。以至于國際足聯主席因凡蒂諾都看不下去,忍不住痛罵:西方人在開始給別人上道德課之前,我們應該為過去的 3000 年道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西方還停留在以前,但東方已不再是原來的東方,中國在崛起,印尼、越南也在崛起,新加坡早就進入發達行列。今天的世界,再不是西方一家獨大、為所欲為的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第二,全球化仍是推動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沒有經濟全球化,能有今天世界的發展繁榮?能有德國今天的經濟成就?根本不可能。所以,當美英等國 " 逆全球化 " 高漲的時候,德國保持了高度的警惕。事實上,德國也成為全球化的最重要旗手之一。美國向右,德國(歐洲)向左,西方也正在發生微妙而深遠的變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有烏克蘭危機的影響,但更重要的是在對外心態上,歐洲不會也不甘于總是跟在美國屁股后面,德國也在多元化投資和布局,我們必須看到這一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三,朔爾茨不簡單。

                  表面看就是一個鄰家大叔,權力也受到諸多掣肘,但在關鍵問題上,確實很清醒。我之前就說,朔爾茨這次訪華,在西方的輿論大環境下,你說他有沒有掣肘?有沒有壓力?有沒有顧慮?

                  肯定也是有的。但權衡再三,還是毅然前往,這就是一個政治家的判斷力和魄力。最后,成果很豐碩。他隨后去印尼、越南,同樣感慨很多,這個世界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很有意思的,朔爾茨出行,有一點卻一直不變的——他總喜歡拎一個包,不僅自己親自拎,而且這個包還挺舊的了。拎包的朔爾茨大叔,很不簡單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最新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沒有更多評論了
                  頭條新聞

                  頭條新聞

                 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

                  訂閱

                  覺得文章不錯,微信掃描分享好友

                  掃碼分享

                  熱門推薦

                  查看更多內容

                  ZAKER | 出品

                  查看更多內容
                  一道本性爱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