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ZAKER 宙世代元宇宙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
                  时代周报 02-12

                  延迟退休到 70 岁的日本,如今怎么样了

                  73 岁的大岛良每天凌晨 1 点多就起床了,简单收拾一下后,便开着卡车出发,去往东京周边的菜市场上,将各类新鲜蔬菜打包装车,运给东京的餐馆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并不是一份轻松的工作,需要搬运的蔬菜盒子往往重达 8 公斤,73 岁的老人搬起来费力又伤腰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为忙于工作,大岛良没有任何时间搞业余爱好,下午回到家后,匆匆吃完饭,晚上 6 点前就入睡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做卡车司机前,大岛良曾是一名白领,年轻时也换过好几份工作。然而,随着日本延迟退休年龄,他在接近退休时发现,像他这样的合同工,这辈子注定享受不到企业提供的稳定退休福利,只能每月领取约 6 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 3078 元)的基本国民老金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图源:社交媒体

                  " 很累,其实我一点也不想工作,也不开心," 大岛良叹气道,医生说他的脊椎软骨磨损得厉害," 但没办法,为了活下去。"

                  20 世纪 70 年代前,日本施行的是 55 岁退休制,70 年代后,日本正式迈入老龄化社会。为了缓解养老压力,此后几乎每隔 10-20 年,日本政府都会修改法律,把退休年龄延长 5 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86 年,日本将退休年龄由 55 岁延迟至 60 岁,并在 1998 年实现退休义务化的全面化;2006 年,退休年龄正式定在了 65 岁,于 2013 年全面普及。然而这并不是最终方案,自 2021 年 4 月 1 日起,日本政府宣布实施《改正高年龄者雇佣安定法》,正式进入 70 岁退休的时代。

                  延迟退休,意味着全社会要共同努力,鼓励老年人参与劳动,也意味着更多的老年人,必须活到老干到老。

                  对于日本政府、企业和个人而言,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

                  85 岁的合同工

                  85 岁的饭田欣子是东京郊区一家美容专柜的销售员,每天除了在柜台销售护肤品,她还提供美容护肤服务。

                  饭田严格意义上并不算是公司的正式员工,她只是一名合同工,收入也是以销售的提成为主。但她为人亲切、经验丰富,销售业绩并不比那些年轻员工差。饭田的很多老顾客年龄都在 65 岁以上了,她说," 只要身体还允许,我就继续干这份工作。"

                  85 岁在工作的饭田(图源:社交媒体)

                  每年的 6 月和 12 月是饭田最忙碌的时候,这两个月她要全力以赴冲业绩,争取在公司销售排行中榜上有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饭田的主管说:" 饭田她们和客户的关系维系了很多年,建立了很深的信任。"

                  饭田这样的年长员工在日本随处可见,他们的存在,推动日本政府和企业逐步完善年长员工的就业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日本政府正不断鼓励企业延长年长员工的工作年限。2021 年 4 月,日本正式实施《改正高年龄者雇佣安定法》。该法案规定,日本企业可以通过提高或取消退休年龄以及返聘等方式,为有意愿工作到 70 岁的老年人确保就业机会。年满 65 岁的企业员工可以自愿留在原公司,也可以选择到其他公司再干 5 年,直至 70 岁后退休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这部法案并不具有强制效应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此之前,很多日本企业早已开始行动,比如发酵乳饮料制造商养乐多,该公司在日本本土至少有约 5000 名年龄在 60 岁以上的销售人员都是合同工,以女性为主,主要通过上门推销的方式销售饮料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图源:社交媒体

                  许多大型日本企业仍然要求员工严格执行 " 两步走 " 的退休路线:必须在 60 岁时从高薪职位上退下来,然后以合同工的身份,在薪酬较低的岗位上继续工作 10 年,此后彻底退休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部分日本企业认为,把年长员工留在高级职位上会增加公司的成本。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就曾表示,延长年长员工的工作年限,会打击年轻员工的积极性,影响他们的晋升空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这种观念下,即便是拥有特殊技能的专业人才,在接近或达到退休年龄后,也无法继续担任原来的工作,只能转为合同工、临时工或者小时工。而合同每年一签,随时可能会被企业辞退。调查显示,大部分企业员工的收入较 60 岁以前,减少了 30%-7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数据还显示,这些老人们,主要被雇用为店员和收银员,占总数的 22%,其次是运输业和制造业员工,占 18%。由于幼儿园和老人院也非常缺乏人手,这些领域的临时工也有 12%。此外,日本的酒店旅馆行业近来也积极聘用年长的服务员和厨房助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部分老人们对此并不抱怨,而是默默承受,继续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打工来凑养老钱

                  2022 年,日本总务省汇总了 2021 年 65 岁以上人口的就业人数,比 2020 年增加 6 万人,达到 909 万人。这已经是该数据连续第 18 年增加了,再一次刷新了历史最高纪录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目前,日本 65 岁以上人群的就业率为 25.1%,65~69 岁人群的这一比例为 50.3%,首次超过 5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破纪录的数据背后,是日本劳动力和养老金问题日趋严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图源:图虫创意

                  截至 2022 年 9 月 15 日,日本 65 岁以上的老年人有 3627 万人,与前一年相比增加了大约 6 万人,老龄化率已经达到 29.1%。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的预测报告显示,到 2050 年,日本劳动力人口(15 岁至 64 岁)将减少为 5275 万,65 岁以上老人占比则将上升至 38%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同时,日本通过社保制度向全民支付的养老金、医疗等社保支出也连年创新高。日本养老金的缺口,在 1995 年为 4295 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 223 亿元),到 2020 年,已超过 13 万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 675 亿元)。

                  缺口需要靠发行债务等手段来填补。截至 2022 年 6 月,日本的公共债务估计为 8.7 万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 59 万亿元),占日本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高达惊人的 266%,位列全球发达国家榜首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为了解决老龄化导致的劳动力不足、缓解社保资金压力,日本政府不得不推进延迟退休。而对于大部分日本老人说,在退休后工作,更是不得已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9 年 6 月,日本金融厅发布报告称,如果一对日本退休夫妇,男性年龄在 65 岁及以上、女性在 60 岁及以上,退休后再活 30 年,就需要在领取养老金的基础上,还拥有 2000 万日元(约 103 万人民币)的金融资产,才能维持正常老年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日本目前户主为老人的家庭,拥有超过这个储蓄金额的仅有 39.5%。

                  存款不够,打工来凑。

                  NHK 纪录片《老后破产:名为 " 长寿 " 的噩梦》中,展示了老龄化背后社会现实。即便年轻时年收入超过 1000 万日元的中产精英,最后也不免因为经营失败没有工作,成为老后破产大军的一员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日本总务省统计局数据显示,日本 65 岁以上老人的贫困率达到 27%。

                  乐观的人依然乐观。饭田就表示,年轻的时候,丈夫曾希望她在家里当全职妈妈,照顾两个孩子。所以她有好几年时间都是白天背着丈夫工作,下班回家准备午餐和晚餐。好在她坚持下来了,一直工作到现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饭田的丈夫已经去世 20 多年了。她认为自己算是幸运的了,毕竟更多的老人只能打零工,工资也不如她,只能拿最低水平的工资,例如去便利店和饭店当店员。" 人生永远充满竞争。" 她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头条新闻

                  头条新闻

                 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

                  订阅

                  觉得文章不错,微信扫描分享好友

                  扫码分享

  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查看更多内容

                  ZAKER | 出品

                  查看更多内容
                  一道本性爱网站